AD
首页 > 投资理财 > 正文

佳兆业兴正元对峙“血溅”西安 “旧改专家”西部受阻:谁在涉黑

[2019-01-06 22:18:07]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2018年12月30日凌晨,一支约四五百人的队伍携载数辆大型铲车、挖掘机来到王家棚项目东门,对施工现场进行大规模破坏,据现场目击者称,西安兴正元的强势进驻造成了佳兆业西安公司

 

佳兆业兴正元对峙“血溅”西安 “旧改专家”西部受阻:谁在涉黑

 

2018年12月30日凌晨,一支约四五百人的队伍携载数辆大型铲车、挖掘机来到王家棚项目东门,对施工现场进行大规模破坏,据现场目击者称,西安兴正元的强势进驻造成了佳兆业西安公司董事长都基凯以及多名村民受伤。

西安市未央区草滩地区东北方向的王家棚村上演这场武打片段,故事的两位主角分别为西安兴正元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西安兴正元)和佳兆业,双方围绕王家棚项目开发权的又一次正面交锋。

佳兆业向媒体介绍,“佳兆业集团强烈谴责兴正元公司暴力冲击项目、打伤无辜村民及我司员工的恶劣行为,我司正在积极寻求合法合规的途径解决此事,相信西安市政府、未央区政府能够公平公正的处理好该问题。”

西安兴正元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西安本地房企。公开资料显示,它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本3000万元,其开发的兴正元广场曾是西安最大的纯商业单体建筑,总建筑面积26万平方米。实际控制人为郑兴,他于2017年担任陕西省工商联副主席,陕西省第十届政协委员、陕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就在这一年佳兆业开发的第一个项目“桂芳园”就是由烂尾楼而一炮而红,逐步发展为一家大型综合性地产企业,2005年,佳兆业接手“中国第一烂尾楼”——位于广州的中诚广场项目,业内冠以“烂尾楼改造专业户”和“旧改专家”的名号。并于2009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2011年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三十强。

 

佳兆业兴正元对峙“血溅”西安 “旧改专家”西部受阻:谁在涉黑

 

 

佳兆业与西安兴正元“混战”并非首次。双方已多次对簿公堂,一审佳兆业胜诉,二审西安兴正元胜诉。目前,佳兆业还在上诉过程中,尚无定论。

佳兆业此次陷入开发权风波的源头也是因为烂尾楼项目。王家棚项目原本是由西安市新里程投资有限公司承办的,后来此公司现金流出现问题,一直搁浅,佳兆业收购后来接盘西安市新里程后,离奇的是西安未央湖街道办、王家棚村两委会单方面解除协议,又进行了二次招商,最终确定了西安兴正元为该项目的开发商。

相关法律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村委会单方面解除与新里程签订的合作协议是否符合程序需进一步考证,西安未央湖街道办、王家棚村两委会对该项目二次招标是否符合程序也需进一步考证。其中,西安未央湖街道办、王家棚村两委会扮演了重要角色。

谁在搅浑水?

该事件要从10年前的城中村改造说起。

2009年,王家棚村获准实施城中村改造,涉及村民540户,2039人。2011年,西安市新里程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安新里程)被确认为王家棚项目改造主体。

 

佳兆业兴正元对峙“血溅”西安 “旧改专家”西部受阻:谁在涉黑

 

 

当年,王家棚村获得西安市城中村改造办公室市城改发【2009】221号文《关于未央区王家棚村城中村改造方案的批复》,投资主体为西安新里程投资有限公司。

按照正常的拆迁流程,投资方应该在2010年12月底前完成整村拆除,拆完将建立起整齐的楼宇、双语幼儿园以及其他居民配套,然而美丽的蓝景就此破灭。

据媒体报道,2015年西安新里程实际控制人孙瑞林去世,公司现金流断裂,导致拆迁工作停滞,hd17.net村民无法领到过渡费,项目更成为一盘散沙,只能由政府垫付村民的救济金。

为解决王家棚项目问题,西安新里程引进旧城改造专家佳兆业作为合作方。2017年8月4日,双方正式签约将国民信托持有的西安新里程公司88.89%的股份转让至佳兆业。

据了解,佳兆业接盘后,仅用24天即解决500余户村民拖欠8年之久的过渡费。目前,累计350多户村民已领取过渡费超过7000万元,佳兆业不仅补发原股东拖欠3年多的过渡费,而且提前将过渡费发放至2019年。

离奇的是,佳兆业集团接盘后的第三天,王家棚村两委会向新里程公司送达通知,单方面解除《西安市草滩街道办王家棚村改造合作协议》。

2017年8月31日,西安未央湖街道办、王家棚村两委会印发《王家棚村城改项目招商方案》,开始启动该城改项目的二次招商。深圳佳兆业集团、陕西荣民集团和西安兴正元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始角逐。最终,西安兴正元获胜,但这一结果引来多方质疑。

据村民向媒体介绍,通过了解除协议和招商方案的王家棚村代表大会均没有通知全体村民。2017年9月16日,王家棚村民自发组织召开全体村民会议,撤销王家棚村两委会9月8日的招商决定,撤销王家棚村两委会8月7日解除与新里程合作协议的决议。

上述法律人士认为,村民对二次招标活动、中标结果均表示不知情,全村1300名村民有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决定权。

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该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未央区召开王家棚村城改回迁安置工作专题推进会,确保2019年3月底全面启动安置楼建设;同时,对城改回迁过程中涉黑涉诉问题,依法依规严肃处置。

疑云重重

纵观整个事件的始末,佳兆业与兴正元到底孰是孰非?对此,无法下结论。但王家棚村两委会在其中是一个主要的角色。

 

佳兆业兴正元对峙“血溅”西安 “旧改专家”西部受阻:谁在涉黑

 

 

据村民介绍,2017年8月以前,王家棚村城改无人问津。现有大品牌开发商接手后,不仅第一时间发放了拖欠的过渡费,并且去他们公司考察过,对他们的村民利益至上做法和回迁房的品质非常认可。早点让有实力的开发商来改造王家棚村,也许我们早就回迁了。

那么疑问来了,既然有大品牌开发商前来接盘,西安未央湖街道办、王家棚村两委会为何偏偏在佳兆业入场后便启动二次招标。西安未央湖街道办、王家棚村两委会对该项目二次招标是否符合程序?

从品牌影响力、公司资金实力远远胜过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兴正元,为何在二次招标中,兴正元能够顺利中标。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规定,投标单位需向街办指定账户打入监管资金4亿元,但仅打款2亿多元的兴正元却偏偏成为中标者。

兴正元与两委会的微妙的关系引起了外界的质疑。

据华夏时报报道,12月31日,王家棚200多名村民提交的关于《兴正元公司操控贿选王家棚村委会及组织黑恶势力强夺王家棚城改项目场地》的实名举报信。据称12月30日冲突事件中,西安兴正元在冲击王家棚项目场地时使用挖掘机拆除了场地部分围墙,推翻了场内8个活动板房,造成多名村民受伤。

此外,该举报信还称,西安兴正元操纵了2018年6月23日王家棚村委会选举工作,以从城改项目中谋取利益。

如果这封举报信陈述为真,西安兴正元与两委会或许真的要遭殃了。

据了解,正在推进2020年前绕城高速内棚户区、城中村“三年清零”计划的西安,在接下来2年时间必然会面对众多棚户区、城中村的改造,需要一大批有实力的企业参与到西安的棚改、城改中来。棚改、城改的周期性,以及对资金的压力,很明显是很多本土房企无法承担的,最终还是需要一大批有实力的大牌房企参与。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说此次王家棚改造项目的争夺无法得到公平、合理的解决,必然会影响到品牌企业参与西安棚改、城改的积极性。对于城中村改造中的村民来说,当城市更新的趋势已经无法逆转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补偿能否最大化、安置过渡费能否按时足额发放、安置房能否早点交付。(时间财经 李洪力)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